你是我的一辈子

躲在我被窝 或是 让我跟你走
每个人怀中 都有个布偶

有时候需要 一个轻松的拥抱
只有你 从来不拒绝我

只有你能给我

- 刘若英 / 熊

翡翠森林#4

#4



小阿诚看着熊,熊看着小阿诚,两边都有点傻了。初生之犊不畏虎,小小的阿诚不怕熊,竟然伸出了手,轻轻的扯了扯熊的耳朵,棕熊轻轻甩了甩头,往前拱了拱阿诚的脸颊,阿诚便呵呵的笑了起来。突然大熊闻到了远处飘来的烟硝味,和杀戮的人气接近,伸出前掌往前挪,将阿诚藏在毛皮下,静静的嗅着风的气味。

 

牠本来应该在更深的林处的,但却因为闻到食物的气味而往森林边缘走去,结果因为刚刚那阵枪响和踏杂的声音,让熊决定隐蔽自己的踪迹,想说待人烟散去,再做行动。但,他却在一个半凹的枯木穴里看到了一个无助的、带着奶味的人类小男孩。

 

熊不是没有看过人类,以前还小时有时也调皮的去森林边上农田里撒野,现在长了点岁数,虽然还没到体态完全成熟,但总是知道要绕着枪管走,否则总要吃苦的。

 

气味终究散去了,熊终于放松的把小阿诚从皮毛下放出来,小家伙愣愣的,好像终于知道要害怕了“呜~”的一声,就哭了起来,熊慌了也只好坐了下来伸出舌头,轻轻的舔着阿诚的颗颗泪珠。过了一阵子泪珠稍稍停歇,只剩下小小的呜咽声,“妈妈…”小阿诚抽着气,断断续续的说着。熊看着小手一直揉着眼睛,知道小男孩累了,想要找妈妈,不过,从他刚才滚下来的地方和浅浅飘来的血腥味看来,小孩大概是不会找的到妈妈了。

 

看着小男孩无助的眼神,熊好像感到无奈似的,爬了起来伏下前肢,示意小男孩爬到他的背上,小孩从树叶堆里爬起来,抓着熊的耳朵,手脚并用的往项背上爬,小阿诚四肢紧紧的扒着熊的背,双手紧紧抓着熊肩上的棕色的短毛,熊等他都抓好了,便轻轻的起身,缓缓的开始走了起来。

 

熊的动作出奇的温柔,稳稳的踏着步伐,一步一步的朝着森林的深处走去。小阿诚起先还很紧张,但到后来真的憋不住睡意了,趴下了全部的身体,就挂在熊的背上,脸颊埋在了熊的毛皮上,轻轻的打起盹儿来。

 

一路上熊都慢慢的走着,不知道走了多远,等阿诚醒来是,已经黄昏了,橙红的夕阳照在熊的皮毛上,顺着熊一前一后的脚步摆动的肩,让熊的皮毛闪耀着柔顺光泽。阿诚轻轻的抚摸着身下的毛皮,熊轻轻的“喔呜~” 了一声,继续的走着。

 

走着走着,前面出现了一条溪谷,两旁水草丰美,小溪清澈见底,熊踏过溪谷时,阿诚还看到了许多鱼在底优游,过了溪谷,又往上一个小陂,在一棵巨大的参天巨木旁,有一个铺着干草的洞,他被长长的芒草竿子围住了,不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熊伏下了前肢,让阿诚爬下来,然后绕到阿诚背后,用鼻子拱了拱阿诚小小的背,将他推进草窝。


阿诚爬进了草窝后,熊也跟着进来,原本阿诚觉得有点大的草窝,马上变得小小的,熊将阿诚拱进了内侧,便卧下了身体。小阿诚环顾四周,发现除了门口,四周也有一些稀稀疏疏的洞,夕阳的余晖从这些缝隙中洒落,照着卧着的熊,让大熊看起来暖融融的一片。夏季的森林,并不那么炙热,风从溪谷的方向吹来,还带着溪流的凉爽,小阿诚看着熊也轻轻的跟着躺了下来,看到小男孩躺了下来,熊的大头,往前挪了挪,靠近小男孩。

 

小阿诚侧躺着,面向熊,点了点熊的鼻子,问了“什么?”。熊看着阿诚,不懂。阿诚看熊没有反应,便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阿诚,我。”然后再点了点熊的鼻子,“什么?” 。熊的鼻子因为小手指而觉得痒痒的,便轻轻的发出了“喔呜~”的声音,拱了拱阿诚的小小的手掌,像是在撒娇一样。小阿诚听者着那个“喔呜”,就当成了熊的名字“喔呜、喔呜”的叫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喔呜”两个字,就被小阿诚变成了一个字“楼~”,反正在阿诚小小的语汇库里,“楼”就变成了熊的名字,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熊也像被驯养了一样,有了自己的名字。




tbc.

--

以下开放报名丛林观测团!

目标一人一熊人道守护!哈哈


评论
热度(9)
  1. helene你是我的一辈子 转载了此文字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