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一辈子

躲在我被窝 或是 让我跟你走
每个人怀中 都有个布偶

有时候需要 一个轻松的拥抱
只有你 从来不拒绝我

只有你能给我

- 刘若英 / 熊

翡翠森林#8

#8



小阿诚的眼眶,瞬间蓄积起了大片的泪水,紧咬着颤抖的嘴唇,全身抖的跟落叶似的,五官全部皱在一起,然后好像终于记得要呼吸一样,一小口一小口的抽着气,接着豆大的泪珠一颗颗的冒除了眼眶,从瞪大的眼眶失重的往下坠。终于,小男孩像是浮出水面一般,抽了一口大气,“呜啊~~~~~”的一声大哭了出来。


怀中的浣熊被小阿诚突如其来的大哭吓了一跳,摀着耳朵逃出小阿诚的怀抱,小男孩的怀抱空了,这下哭的更大声了,楼熊也从原地轻轻走上前,低下头,用鼻子蹭了蹭小孩的泪珠,小阿诚感受到楼熊的呼气,停下来抽了抽鼻子,然后使劲伸手抓住楼熊胸前的皮毛,把头一埋,又哭了。


“怕!呜呜呜呜阿诚怕!呜啊~”小阿诚坐在地上紧紧抓住楼熊的皮毛,死命的抓着,就像溺水的人终于抓到浮木一样,在这一瞬间,小阿诚的情绪终于释放,刚刚的紧张、辛苦、委屈、害怕、还有跌倒伤口的痛,都在这一刻,完完整整的释放。


小阿诚哭的停不下来,楼熊蹭了蹭他的脸颊也不见泪水停下来,只好伸出舌头,一颗颗的舔着不断从眼眶冒出来他泪珠,也轻轻的舔着小阿诚脸上的刮伤,和膝上的伤口,静静的等着他的小孩哭完。


小阿诚也不知道哭了多久,终于抽抽噎噎的慢慢停了下来。楼熊看着小男孩眼睛都哭肿了,一只手抓着楼熊不愿意放开,另一只着揉着泡泡的眼睛,看起来哭累了,有点晃神。于是楼熊便低下身,示意着小男孩爬上他的背,小男孩一抽一抽的吸着鼻子,四肢脱力的爬上了楼熊的背后,便整个巴在楼熊的背上,四肢紧贴,脸也埋在楼熊背上的皮毛里,楼熊缓缓站起身,温柔的,一步一步缓缓的往窝的方向前进,走着走着,走到月光洒落在森林的各处,楼熊听到背上传来了平缓的呼吸声,他的小阿诚,在他的背上睡着了。


月光洒落的森林,吹来徐徐的凉风,楼熊踏在回家的路上,背着他守护着的小男孩,希望这是他最后一次这样担心、害怕。也希望他的小男孩能快乐、无忧的过着生活,所以楼熊决定要更加认真的守护这一份笑容,不再让他的小男孩受到伤害,也不再让他的小男孩哭泣。


不知道睡了多久,小阿诚醒来时,已经回到了窝里了,天空已经变成深夜的黑色了,阿诚小小的身躯侧躺着,面向楼熊,蜷缩在楼熊弯趴着的身体旁,小阿诚感觉到有呼出的气息喷在头顶,便抬起头,看着正在闭目的楼熊。楼熊感觉到动静,便抬起一只眼睛,视线与小男孩相交,小男孩看楼熊不动,便爬起身,轻轻啄了一下楼熊的嘴喙,躺回身,拉开楼熊的一只前掌,再把自己往楼熊的两只臂膀里面塞,乔好姿势后,把头枕着楼熊的一只手臂,脸埋进皮毛里,抓着楼熊的皮毛准备继续睡觉,小阿诚迷迷糊糊的在半梦半醒间,也感受到有东西轻轻的蹭着头顶,是那么的温柔。 




tbc.

--

今天本来想要多打一些故事的
无奈早起开会 打开手机就失去意识了

醒来之后记忆有点断片 我觉得我老了


评论
热度(13)
  1. helene你是我的一辈子 转载了此文字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