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一辈子

躲在我被窝 或是 让我跟你走
每个人怀中 都有个布偶

有时候需要 一个轻松的拥抱
只有你 从来不拒绝我

只有你能给我

- 刘若英 / 熊

翡翠森林#9

#9


在这些日子以来,小阿诚渐渐的知道如何掌握四季的变幻,春夏秋冬的时序,春天的绽放、夏天的阵雨、秋天的甜蜜、冬天的寂静,虽然这个森林的冬季几乎不下雪,但万物依旧随着季节的变幻,改变着各式的姿态。


说到最近的森林,已经开始不那么热了,森林里也吹起了凉风,有些树染黄或染红了枝头,片片金黄的叶子飘落在森林各个角落。在这舒适的天气里,万物都开始结果,有好多可以吃的果子都熟透了,森林里到处都飘着香香甜甜,浓郁饱满的气息。


小阿诚在这些时候,就会坐在楼熊的背上,漫步在森林里,找寻着可以吃的果子,吃完了这一棵,再吃下一棵,这边尝尝,再换那边;吃到了好吃的果子,小阿诚还会递给楼熊一起分享,再带一些回去窝里收藏。


小阿诚将捡回来的果子收进窝旁边的树洞里保存,再挑挑捡捡几个剩余的放在草地上,楼熊趁着小阿诚在窝里收拾的时间,又走进了森林,捡了一颗蜂窝回来,就这样,便开始了一天惬意的午茶时光。小阿诚捧着美味多汁的果子一口口的咬下,浆果的甜蜜便沿着手掌往下滑,楼熊也一口咬下多汁的果实,品尝美好的味道。小阿诚吃了一个果实之后,伸手掰下一块蜂窝,用还小小短短的手指抠挖着里面的蜜,在将蘸满蜂蜜的手指放进嘴巴,甜蜜馥郁的蜜香,便在口中散发开来,隐约的还有些微的花香,窜进鼻腔,小阿诚喜欢极这个滋味,像只偷了腥的小猫一样,抿着嘴、瞇起了月牙般的笑眼,摇头晃脑的表达着愉悦的心情。


楼熊看小阿诚也喜欢蜜的味道,便将自己面前的蜂窝,再掰下一块给小阿诚,看着小阿诚开心的接过,又享受的吃起来,才低下头享受起自己的那块蜂窝。楼熊吃东西时,比起小阿诚,真的是优雅许多,像个穿着燕尾服,打着小领结的绅士,从容稳重,从不会把自己弄的乱七八糟的,像小阿诚现在一样。


小阿诚奔放的吃相,让嘴边、甚至是鼻尖都沾了甜蜜,而手也因为果实的汁液,手掌、手背、一路蜿蜒到了手肘,然后边吃还边用手背抹脸的下场,就是脸颊也是一片的甜蜜。但是小阿诚一点也不担心,因为他吃的再狼狈,都会有一只温柔的大熊,轻轻的将他脸上、手上、和身上的甜蜜清理干净。


楼熊总是耐心的等小阿诚吃完时,低头靠近小阿诚,把小阿诚有恃无恐伸到他面前的双手舔干净,用舌头一卷一卷的,将小小的手掌、和小手指之间的指缝,也仔仔细细的舔个干净,接下来,就会继续服侍着小男孩的脸颊。小男孩总是捧着楼熊的大脑袋,闭起眼睛,享受着楼熊的服务,左边的脸颊、右边的脸颊、舌尖在轻轻的舔过眼睛、鼻尖、嘟起的小嘴巴。小男孩有时会痒的在草地上打滚,让楼熊俯身拱着小男孩继续玩闹;小男孩有时候会舒服的直打盹,赖在楼熊的怀里,点着头,然后在楼熊的陪伴下舒适的睡一场美美的觉。



日子就这样,像一条长长的河流,静静的流着。享受甜蜜的人们总是希望日子过得再慢一点、慢一点,停止了年岁,停止了月日,就这样,相依相偎,就是永远。





tbc.

--

各位读者们 晚上好 (老干部语气)

天气太热了 想去理个大光头 

你们说说 这样靳哥哥会爱我吗(这女的疯了)


评论
热度(9)
  1. helene你是我的一辈子 转载了此文字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