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一辈子

躲在我被窝 或是 让我跟你走
每个人怀中 都有个布偶

有时候需要 一个轻松的拥抱
只有你 从来不拒绝我

只有你能给我

- 刘若英 / 熊

翡翠森林#11

#11

 

小阿诚看到远处的森林,有几只白鹿跳跃而过,小阿诚轻轻的从楼熊背上爬了下来,静静地往白鹿的方向走去,直到前方一道阳光洒落在一个静谧的潭,潭水不大,与其说是潭,不如说是一个森林堰塞湖,遗世而独立。一棵棵笔直的杉木就这样耸立、或是倾倒在水中,生命早已随风而逝,静静的伫立着,水面如镜,平静无波,如梦似幻。水面倒映着潭面上树干、与那片不大的天空倒影。近看池水却清澈见底,水面下却碧草如波,蓝绿色的藻类在水底飘飘荡荡,就像是被隔绝的另一个世界。小阿诚在潭边轻轻地坐下,看着远处有几只白鹿,三三两两的在喝水,有的头上有鹿角,有的没有,有的鹿角完整,有的就像刚冒出芽,唯一不变的是从鹿的身体到鹿角全部都是白色的,在幽暗的森林里,几乎空灵的像是会发光。

 

突然,鹿群们警觉的抬起头,想是听到甚么动静,回身变迅速地窜进林子里,但森林里,安静的几乎听得到空气中微粒飘荡的声音。正当小阿诚想要起身去寻找不知道何时消失在视线范围的楼熊时,有一只精瘦却雄壮的白鹿缓缓地踱步走到小阿诚的身边,低下头喝水,小阿诚不敢动,因为他从来没有离鹿这么近过,以前跟着楼熊,也看过很多次鹿,不过,每次只要想要接近,鹿就会机警回过头来盯着小阿诚和楼熊看,接下来都是脚步一抬,鹿就会间的消失在森林里。

 

 

这头白鹿比他刚刚所看到的白鹿都还要洁白,皮毛柔顺服贴,干净的没有一丝杂质。体型也比前几只看起来要大,最特别的是,他的鹿角几乎是对称的,巨大却不显粗重,线条优美,就像一对张开的翅膀。就在小阿诚看着白鹿在喝水时,白鹿却突然抬起头来,直视着小阿诚,小阿诚着才看清白鹿的五官,白鹿的双眼大而浑圆,是蓝灰色的,睫毛几乎白到透明。小阿诚被直视到快要忘记要呼吸,白鹿低下头,轻轻的用纯白的鼻尖碰了碰阿诚的脸颊,小阿诚觉得有一股凉凉的气体轻抚过脸边,接着白鹿便低下头,用笔尖点了点小阿诚脖子上的银项链,这是小阿诚现在身上唯一一个不属于森林的东西。

 

自从来到森林,原本身上的衣服、习惯都渐渐的在森林里,找到一个新的方式,慢慢的蜕变着。刚开始,由楼熊带领着,学习习惯森林的生活,食物、洗澡、睡觉,都慢慢的跟着摸索着。再来便慢慢的开始由楼熊的带领,变成像是相互的陪伴,两个像伙伴,或更像是兄弟,小阿诚一直在成长,不断的学习森林里的一举一动,虽然还是个小孩子,但是在楼熊的帮助下也渐渐的有模有样。如果你问小阿诚是否曾想过要回家,回到那个属于他的人类世界,他或许不知道要怎么回答,或许他会想爸爸妈妈,或许他也喜欢跟他的大熊黏在一起,或许他能回到那个有水晶灯和长桌的地方,或许他也知道回去后有些东西会不一样了,但是,小阿诚知道,他不太想跟他的熊分开,喜欢他全身上下柔软又舒适的皮毛,喜欢他温柔又笨拙的包容和保护,那是专属与阿诚的,阿诚从没见过他的楼熊与别人分享过,他们一直互相陪伴着,好多东西都养成了无比的默契,不用语言,好多时候只要楼熊拱一拱小阿诚的掌心,小阿诚便懂。他们每天一起做了好多事,如果回去了,那他的熊要怎么办?

 

小阿诚顺着白鹿的视线看了自己脖子上的银项链,上面是一个家徽,盾牌的形状里有一个鹿头,炯炯有神的鹿眼活灵活现的刻画着,鹿的角就像现在面前这只一样,巨大而又威严,在盾牌的四周又刻着藤蔓盘绕而上。小阿诚不懂白鹿的意思,张着浑圆的大眼想询问,但是白鹿却用笔尖轻轻的点了点小阿诚饱满的额头,起身离去。

 

小阿诚望着白鹿离去的身影有些恍惚,突然像是醒过来般,发现自己早已错过了黄昏,原本洒落潭面的阳光,早已被月光悄悄取代,莹白的月光让阿诚以为这一切都像是梦,小阿诚起身往外走,原本周遭宁静的没有一丝声音。随着小阿诚离开那片潭之后,开始又有虫鸣出现。月光洒落在森林,让小阿诚看到了坐在远处等着的楼熊,小阿诚快步走近,在楼熊刚想要低下头看清小阿诚时,小小的身影冲进的楼熊的怀里,抓着楼熊熊前的毛发,闷闷的一声“回家~”便从怀里传来。



tbc.

--

正面积极天天向上 

我要认真狂奔冲进度 我要当最乖的

这里有高考小伙伴吗 

大家要认真考试 好好加油喔 !


评论
热度(10)
  1. helene你是我的一辈子 转载了此文字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