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一辈子

躲在我被窝 或是 让我跟你走
每个人怀中 都有个布偶

有时候需要 一个轻松的拥抱
只有你 从来不拒绝我

只有你能给我

- 刘若英 / 熊

翡翠森林#12

#12


 

关于这片森林,曾经有一个传说,从前从前,有一个猎人在森林里打猎,却不小心闯进了山神的领地,射杀了森林的守护兽,而触怒了山神,被山神逞罚,听说,在守护兽被杀的那个晚上,整座森林下起了漫天的暴雨,将猎人在山脚下的村落整个掩埋,全村覆灭。

 

所以从此以后,居民在进入森林时,也会保持的对山神的崇敬,安静而谦卑地对待土地和动物,并不在入夜后的森林里逗留,以免触怒山神;但遵守规矩的永远是善良的百姓,而需要猎物的猎人,始终会找到方法,躲过山神的视线。

 

 

狩猎者通常2到3人一组,从头到脚会用兽皮包裹着,身上无处不是未处理的兽皮,盖头、披风、扎脚,全都是还散发着野兽腥味,身上贴身带着的短刀,用皮革仔细的扎好,绑在身体内侧,掩盖在兽皮之下,锋芒不露;身上背着的长枪,则是用动物的血混合涂料,掩盖住金属光泽,枪口还仔细的用皮革塞住,堵住烟硝味;狩猎者的脸上,也是涂抹着动物的血液,将人味掩盖的一点不剩,快速穿梭在森林间,掩盖了人类的气息,却也没有野兽的鲜活彷佛,彷佛徘徊在阴阳两界的飞贼。

 

他们通常会从森林的边缘,沿着山麓,进入森林的深处,不经过河谷,毕竟那里较为明亮,不易掩蔽。他们大多穿梭在森林的暗处,捕捉些中小型的食草动物,以速战速决的方式,偷走动物的生命。他们无声无息、诡谲多变。

 

这天下午,小阿诚抱着浣熊,跟他的楼熊,来到密林里,寻找能够储存的食物,通常是坚果,也有一些是地下的茎。楼熊放下了小男孩后,独自开始刨着树根与土壤,小男孩与浣熊便沿着周围开始翻找着树丛里的果子。

 

 

 

 

“喀卡,碰!”

 

 

 

当小阿诚垫着脚尖,想要勾到树梢上暗紫色的果实时,远方传来了声响,小阿诚愣了一下,这声音让他想起了一些,他最近都没有再想起的事,他的妈妈就是在这声响之后,把他丢在森林里的。小阿诚下意识的往声响的方向走,想知道那些声响到底是什么,小阿诚剥开树丛,穿过藤蔓丛生的气根,再跨过盘绕的树根,却看见了他从没看过的动物。

 

 

 

“前方有声响!蹲低,注意!”批着兽皮的狩猎者们蹲下了身子,从头到脚把皮肤遮的严严实实,拖住枪,静静的等着,但前方树丛出现的小男孩却让狩猎者们一愣。小男孩大约5、6岁的身长,身材精瘦、赤裸,全身上下用一条破布围住下身,却看的出双眼浑圆,目光炯炯有神,除此之外,还有一条银项链挂在胸前,晃晃荡荡。

 

狩猎者隐身在皮毛下看着小男孩,小男还也不敢动,就蹲在树丛前,看着他眼中,这三只奇怪的动物。就这样持续僵持了一段时间,狩猎者听到森林的远方传来熊的鸣叫,还来不及反应,小男孩就已经窜进森林里,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蹲在最前方的狩猎者这时才反应过来,轻轻的问了同伴“你有看到他的项链上…”,“看到了,是头雄鹿,那不是几年前被强盗在这片森林屠杀的伯爵家家徽吗?所以说…”,另一个狩猎者插话到“他就是当初一直没找到尸体的法定继承人吗?”

 

 

 

 

 

“那当年皇室颁布的寻人悬赏,还有效吗?” 



tbc.

--

熊熊熊 最近一直搜集熊熊商品 快要剁手了我


评论
热度(8)
  1. helene你是我的一辈子 转载了此文字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