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一辈子

躲在我被窝 或是 让我跟你走
每个人怀中 都有个布偶

有时候需要 一个轻松的拥抱
只有你 从来不拒绝我

只有你能给我

- 刘若英 / 熊

翡翠森林#13

#13

 


这个季节,总是在下午下起雨。在树上的蝉,拼命的阵阵嘶吼将一天的燥热推到顶峰时,天空会变得阴暗,厚厚的云层挡住阳光,然后会从远方传来滚滚的雷声,接着滴滴答答的便开始下起雨,森林的雨总是下的滂沱,若你不在滴滴答答时匆忙躲避,那浑身湿透只会需要一瞬间。但值得庆幸的是,这个时节的雨,总是来的快去得快,通常在黄昏前,大雨就会停歇。之后的天气便不再如此燥热,夜晚的风,也不再感到黏腻。

 

但是这样的雨,最近天天来临,所以森林里的动物都把握早上与中午的时光,下午时便躲在避雨的地方等待着雨歇,小阿诚与楼熊也是如此。浣熊早上来过,小阿诚跟浣熊在溪水边把果子洗了洗,又玩了一会,就跟着楼熊进森林里找寻大片的叶子,用来补一补牠们的窝顶,这一路上边玩边找的,所以当他们用摘来的叶子,修好窝了以后,大雨便翩然而至。

 

外面天色阴暗,小阿诚听着外面哗啦啦地下着大雨,雨声掩盖的森林里所有的动静,彷佛这个森林空了、世界也空了,只剩下他与楼熊。楼熊把小阿诚藏在窝的内侧,让他远离窝外泼溅进来的雨丝,自己用庞大的身躯面向小阿诚卧躺着,把窝的门口挡住。小阿诚窝在楼熊的怀中,感受着楼熊的呼吸声,吐纳在头顶,让他头顶上的发丝被拨动,像手般的抚弄着,让小阿诚感觉痒痒的,小阿诚安静的躺着躺着,过了一下子,静不下来的小阿诚便翻过身,抓过楼熊的爪子,仔细的观察起来。

 

楼熊的指甲长长的,手掌厚厚的,小阿诚用手指在肉垫上戳阿戳的,楼熊也不反抗,弯了弯嘴角,像是一个宠溺微笑就挂在楼熊的嘴角,任由小阿诚的拨弄。小阿诚眼睛晶亮、露出调皮地眼光观察着楼熊的表情,看着楼熊没有反应,便得寸进尺的把手慢慢地往上戳,手腕、结实的手臂,楼熊静静的看着小阿诚,胸口、脖子、脸颊、眉头、鼻头小小的手指,在楼熊身上像在弹着旋律,又像小小的腿儿在翻越高山。沿路往上的小手指让小阿诚弹着弹着直到半个身体都趴在了楼熊的身上都不知道。这时,楼熊突然翻了身,小阿诚吓得一抓,便跨坐在了楼熊的肚子上。

 

小阿诚居高临下的看着楼熊,楼熊看着小阿诚,然后楼熊悠闲的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楼熊接着手一抬,轻轻的把肚子上的小阿诚往身上一按,小阿诚便笑着把手脚都贴在楼熊的肚子上。小阿诚将脸颊贴在楼熊的肚子上,闭上眼睛,用脸蹭了蹭楼熊的肚子,把楼熊贴在自己的身体下,就像往常那样,外面的大雨纷纷、远处滚滚落雷此时都与他们无关。

 

这是最美的时光,岁月、流年都被挡在了怀抱的外面,被挡在楼熊的臂弯之外,在这个臂弯之中,不会淋湿、不会着凉、不会受伤。小阿诚的耳中只有楼熊呼吸声、和沉稳的心跳声,他躲在全世界最温暖的怀抱中,无比安心的想着,等等雨停,天黑后,就跟着他的楼熊一起,伴着月光,去看萤火虫吧。 


tbc.

--

这几天一直下雨 

我没有楼熊 我只能当一朵蘑菇


评论
热度(8)
  1. helene你是我的一辈子 转载了此文字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