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一辈子

躲在我被窝 或是 让我跟你走
每个人怀中 都有个布偶

有时候需要 一个轻松的拥抱
只有你 从来不拒绝我

只有你能给我

- 刘若英 / 熊

翡翠森林#18

#18


明诚在他12岁的生日时,皇室帮他办了一个生日宴会,地点在明诚的庄园,皇室邀请了所有的皇室与贵族们,庆生只是形式,真正意义在于皇室想要藉由这个生日会,向世人宣布明诚将在明年进入皇室御用的公学,正式进入上流社会的社交圈。

宴会当天管家搬出了最好的水晶杯与银餐具,整理好了多年未用的餐厅及宴会厅,点亮了多年未开的水晶吊灯,雕花门片、落地窗户、花瓶、摆饰全都被擦的一尘不染,属于明诚的庄园终于在今晚有了一丝华贵的气息。
近黄昏时,宾客陆陆续续的到场了,宴会厅被与会的贵客们照耀的雍容华贵,华服、珠宝、皮包、手表,这些贵族们用来自命不凡的身外之物,在大厅中暗潮汹涌的较量着,而舞池中的男女也是眉目较劲着,是谁说人类世界不野蛮的。直到管家宣布明家的主人进场,大家才停下所有动作,抬头看着伯爵明诚,翩然入场。

明诚穿着深蓝色丝光材质的燕尾服,黑色的翻领,纯白的衬衫,搭配着小领结,脚上穿着黑色的皮鞋,全身上下做工精制且十分讲究,虽然明诚的身板还未完全长开,但明诚的表现相当沉稳而严谨,高贵的气质搭配着疏离的微笑,明诚缓缓的步入会场。

现场看到明诚进场后,是一片鸦雀无声,位阶低于伯爵的,欠身行礼,明诚则是嘴角挂着优雅的微笑,做了一个比礼仪老师还标准的见面礼,接着依旧挂着微笑等着阶级更高的贵族跟皇室回礼,之后宴会才又开始继续进行。
这一系列的礼数皆在无声中进行,并不是太过庄重,而是大家似乎都屏息着等待明诚伯爵出错,眼角的余光总像是在观看动物一般的轻佻,像是今天来就是为了观看这个曾被人类世界被遗弃的小男孩,或是说从森林里捡回来的动物。但明诚做的太完美了,完美的几乎像是机械一般,让大家无法从中挑出一丁点做文章的部分,甚至在后面的宴会,管家带着明诚一一向与会的人们致意时,也是那么的完美无暇。您好,谢谢,玩的愉快,与完美的浅笑,无懈可击。

直到明诚由管家带领着,来到某位男爵家庭前。

当明诚接受完男爵及其夫人的行礼,明诚颔首致意,然后明诚蹲下了身,向躲在男爵夫人身后害羞的小男孩打招呼。小男孩抓着妈妈的裙摆,露出羞怯的大眼,打量着身前的人,像极了明诚小时候的模样。当明诚还是小阿诚时,每每参加宴会,总是害羞的躲在妈妈漂亮的裙摆后,观察着陌生的周围。

“你好啊!小朋友”明诚带着制式的微笑着伸出手摸了摸小男孩的头,小男孩愣愣的看着明诚,然后露出了笑容,就像小阿诚小时候一样的卸下了防备,他喜欢这个大哥哥。所以当明诚准 备站起身离去时,小男孩却突然伸出手,把手上一直握着的东西塞给明诚,然后转身就跑走了,男爵夫人歉身连忙去追,男爵也行了个里转身往夫人的方向去,明诚看着男爵一家离去的背影,像是想起了他幼时零星的记忆,那时愉快的日子。接着当他再摊开手掌,想看小男孩塞给他什么东西时,他有一瞬间愣在了了当场,但明诚便很快的恢复原本的样子,把小东西快速的塞进口袋,继续他的应酬,直到宴会结束,完美的送完最后一位客人。当庄园终于恢复宁静时,明诚转身便锁上了他的房门,并吩咐所有人不准打扰。

据管家说,当锁上门的一瞬间,房间里便传出了许久未曾出现的哭声,哀泣又无助的回荡了整 夜,直到隔日清早哭声终于停止,管家偷偷打开房间的门,发现明诚将自己藏在床底下,睡着的脸庞在清晨的微光中还带着泪痕,将自己的身体侧缩成一团,而手里紧紧握着的,是昨天小男孩塞给他的,

一只卧睡着的棕熊小木雕。



tbc.

--

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舌头一直长小东西,
我觉得我需要去给凌院长看一下了。

好想把全世界的棕熊系列商品都买回家…



评论(19)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