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一辈子

躲在我被窝 或是 让我跟你走
每个人怀中 都有个布偶

有时候需要 一个轻松的拥抱
只有你 从来不拒绝我

只有你能给我

- 刘若英 / 熊

翡翠森林#19

#19




沒有人知道明誠這一路有多辛苦,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如何對於世界妥協的,只知道在那個清晨,當僕人跟在管家之後進門時,看到管家坐在地上陪著床下的明誠,撫摸著他哭的汗濕的頭髮,嘆著氣輕輕的說了一句“你得學著變強呀孩子,只有這樣才能選擇你的生活,保護你想保護的呀。”

在生日會後不久,明誠開始住進了公學,開始了他的學校生涯。能進入這間學校的,幾乎都是皇室與貴族、或是上流社會中的上流社會,所以這所歷史悠久的學校在於生活的任何細節要求、所有的生活禮儀,食衣住行各方面的規範都十分嚴謹。另外對於課業上的學習都是赫赫有名的師資,所以要求一樣分毫不差不能鬆懈。

明誠進了學校,努力的學習所有的東西,努力的學習課業、也努力的學習與室友相處。明誠不曾跟任何人說過他過去的故事,皇室也將消息的封鎖,所以明誠在學校,並沒有遭受到太過異樣的對待,只是明誠總是少言,自然與大家較為疏離,但明誠還是認識了一些可以稱的上是朋友的同學,像是蕭睿和言津。

他們在認識的第二個學期,就搬進了同一間,三個人當起了室友,小睿和小津從小一起長大,小睿是皇室的一員,也是現在王子的表弟,而小津則是內閣大臣的兒子,他們因幫明誠從胖同學手中搶回了小熊木雕而結識。明誠在大家眼中,是個品學兼優又安靜內向的人,而小睿是個體貼溫柔又穩重、品學兼優的好孩子,小津雖然功課有時有點站在懸崖上,但卻是個開朗調皮卻善良可愛的孩子,老師對他們的印象一直很不錯,讓明誠在日復一日的學習的路程上也不會太孤單,明誠也只有和他們分享過明誠的童年與大熊的故事。

求學的日子總是過得飛快,每天埋首與古典文學、數理、科學、和外語課程,在日復一日的讀書、考試、學習生活規範與社交禮儀中,轉眼間,過了好幾個冬天,便度過了三年的中學,來到了大學預科的第一年明誠也變成了高瘦挺拔的蓊鬱少年。在這一年,學校要求大家必須選出將來大學想要主修的科目,為了大學推甄而做準備。

“小睿~怎麼辦?!我的數學成績,不斷的在離我而去~”言津拿著每個月一次的考試成績,一走進宿舍房間,就在正中央大聲的呼救。“你啊~古典文學成績離家出走,現在又跟數學鬧彆扭,你繼續上課時打瞌睡,我覺得到時候你的大學也要離你而去了!”蕭睿邊走進房間,邊脫著身上繡著常春藤的燕尾校服,聽到言津的求救,露出了受不了的苦笑。

不過言津馬上又被坐在房間裡的明誠吸引了注意力,“阿誠啊!你在看什麼書啊!” 言津湊近明誠的書桌,好奇的看著明誠手中捧著的書。“我在看關於森林生態的書,小津你也要看嗎?”明誠從書裡抬起頭,答到。言津回身坐上明誠收拾整齊的書桌,拿起唯一擺在桌上小熊木雕,左翻右轉的玩,心不在焉的答道"算了吧,我覺得我以後有的是時間讀他了。"明誠抬頭不解地望著言津,蕭睿這才笑著幫他補充到"他爸說阿,他的數學再考不及格,就把他送去讀森林生態,丟進森林裡,眼不見、心不煩。"說著說著,言津的臉又癟曲了起來。

明誠微笑著闔上書本,笑著說"怕什麼,你真的被丟進森林時,還有我陪你啊!",”阿誠你成績每科都是全年級數一數二的,老師一定會叫你讀經濟或是醫學的阿!你怎麼會可能讀到森林來啊,那都是我這種沒得選的人才會去讀的科目吧?!”言津疑惑的問,蕭睿也同樣好奇地看著明誠,想要知道答案。


明誠笑著拿過言津手上的小熊木雕,輕輕摸著臥睡著的熊、背上凸起的那塊肌里,然後用拇指的指腹,摩娑著小熊木雕腳底刻著的樓字,輕聲地說著,



" 因為阿,那才是屬於我的地方啊!" 



tbc.

--

妈呀 一个闪身就一路忙到差点忘了今天要发文 

不是周末吗 今天


评论(1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