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一辈子

躲在我被窝 或是 让我跟你走
每个人怀中 都有个布偶

有时候需要 一个轻松的拥抱
只有你 从来不拒绝我

只有你能给我

- 刘若英 / 熊

翡翠森林#20

#20



自從那天之後,森林就像是又被遺忘了一樣,山林恢復了和緩的呼吸,依舊每天日出、日落,春夏秋冬依舊不斷變幻,風依舊穿過樹林間,陽光依舊灑落,動物們依舊嬉戲在森林的各個角落,有一隻大棕熊,也依舊在森林裡晃蕩。

棕熊長的非常的巨大,是頭成熊,也比其他的成熊梢大,偉岸又寬闊的背,孔武有力的四肢,能雄霸一方的體型,和亮澤蓬鬆的毛皮,毛皮底下鼓起的肌肉,線條渾然,然而這隻熊並不完美,因為他的身上有一個太陽形狀的疤,那是一個槍子眼,就釘在大熊的肩上。那是一個已經攣縮的傷疤,沒有毛皮的覆蓋,有一些內縮,也永遠不會癒合,他曾經是小男孩的樓熊,但他現在失去了他的主人,也失去了名字,他不再特別,他只是一頭帶著傷疤與想念的棕熊。

棕熊今天沿著溪谷緩緩的走著,經過了他曾揹著小男孩,看著抓魚的那片淺灘,今天的溪水依舊清澈,溪底的石頭依舊在滾滾的水中,但是棕熊今天卻沒有想要抓魚的慾望了。浣熊從棕熊背後的森林中跑了出來,把捧著的果子堆在棕熊的腳邊,便直立起身體,輕輕的撫摸樓熊肩上的窟窿。浣熊在下著大雨的那天,直到獵人走後,才來找樓熊,他發現樓熊時,樓熊正倒臥在大雨中,傷口還在流著鼓鼓的鮮血,意識薄弱,當浣熊把埋在樓熊肩上的子彈挖出來時,樓熊也沒甚麼反應了。浣熊前前後後又照顧了樓熊兩三天,樓熊才開始進食,但之後浣熊就沒見到過他的人類小夥伴,也沒見過有活力的棕熊了。

樓熊三三兩兩的吃了些浣熊給的果子後,便繼續往森林裡晃蕩,去走他每天日復一日的路線,森林淺處的一片莓果林,那裡曾經有他的小男孩無數個貪吃與甜蜜的笑容,還有他嘗到的,無數個指間的甜蜜。樓熊在往前走是一塊小小的空地,那裡曾經有個小男孩,因為狼群的逼近而害怕的小臉,也有他趕走狼群後,在他懷裡大肆哭泣的依賴。樓熊在這裡愣了愣神,如果他當時沒有聽到浣熊的呼喚,也沒有即時找到他的小男孩,那該怎麼辦,那為什麼他可以抵抗狼群,但他的小男孩還是被帶走了。

樓熊再往前走,秋天的堅果樹、有著蜂窩的大樹、夏天的螢火蟲小山谷、甜蜜的果樹、然後他來到了一塊四周環繞大樹,空曠的草原中,一顆巨大的老樹,他在春天會開滿粉色的花瓣,讓空氣都漂蕩著香氣,他與他的小男孩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發現了他,那漫天飛舞的粉色花瓣,美的令人屏息。之後的每個春天,他都與他的小男孩來到這裡,追逐花瓣,在花瓣中打滾,度過一個又一個愜意的、日光充足的美好日子。但,今年的花又開了,花瓣依舊在空中飛舞,他的小男孩卻不見了,被一場大雨沖散了,大雨還掩蓋了所有的氣味,偌大的森林,無論他如何努力,他就是找也找不到。

棕熊緩緩的走到花樹下,抬頭看著巨大而古老的樹,想著,樹有神靈的庇佑才能長的這麼大,那如果他向樹許願,神靈會不會聽到他的願望。他想要他的小男孩回到他身邊,開心的繼續笑著,他願意等待一輩子,只要他回到他的身邊,再摸摸他蓬鬆又舒服的皮毛、再躲在他的懷抱裡睡覺,但是如果他的小男孩沒辦法回到他的身邊,也希望他繼續的笑著,像吃了甜蜜般的笑著,把所有的悲傷和想念都留給他,那他就心甘情願的背著孤獨和想念一輩子,讓他的小男孩像一輩子吃了蜜一樣的笑著。




tbc.

--

今天刚发现翡翠森林 结果发现今天是发这篇 

 

明长官是你安排这一切的对吗 你接下来要对我做什么  ( ͡° ͜ʖ ͡°)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