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一辈子

躲在我被窝 或是 让我跟你走
每个人怀中 都有个布偶

有时候需要 一个轻松的拥抱
只有你 从来不拒绝我

只有你能给我

- 刘若英 / 熊

翡翠森林#22

#22





一台小小的巴士,10几个人坐在车上,车子上塞满了一堆行李,在清晨的路上摇摇晃晃,一路从大学城出发,沿路经过市中心、在到城郊、经过了大片青绿的农田,沿路休息了几次,吃饭上厕所,又上车继续摇摇晃晃,明诚坐在车厢后端的窗边,脸颊用手肘撑着,看着窗外的景致沿路变幻发着呆,直到回过神来,才发现车子已经开在了弯弯曲曲的山路上,四周已经变成大树环绕,阳光透过树叶洒落在车窗上,斑斓的光影让明诚依稀想起些什么,下意识的摸了摸脖子上挂着的银项链,却又是那么模模糊糊。


车子弯弯绕绕的,终于开到了道路的尽头,前方是一条林荫小径,大家从车上下来,搬下所有行李,扛在身上,接下来,要靠着双脚前往研究基地了。明诚接过言津递来的行李,扛在身上,听着教授已经重复说过的叮嘱,“ 进入森林,要保持崇敬的心,善待每一个你经过的动植物,保持安静、降低音量、不要嬉闹,我们崇尚科学,但我们也尊重森林的神话。 ”然后跟着带队的教授与学长姐,一步步向着森林深处前进。


当明诚的双脚踩在小径的草地上时,虽然隔着登山靴,但仿佛却又能感受到茸茸的草地在脚底下搔痒的感觉,一阵麻麻痒痒的感觉直窜上头顶,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周围的这片森林,有些陌生、又是那么的熟悉,这时突然一阵凉风,从森林中吹来,轻轻柔柔的,在队伍中穿梭,明诚的脸颊感受到了风的拂触,闻到了森林深处的气味,突然就感到一阵无法抑制的鼻酸,眼眶不知道为何,就模糊了。明诚赶紧吸了吸鼻子,扛了扛背上沉重的行李,赶紧低下头,用帽檐遮住脸,怕被人发现。


一路上不断的走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在夕阳下山前,抵达了研究基地。那是一间巨大的树屋,盖在一棵高大而古老的树上,这是一个安全、坚固的树屋,高度能防止地面的野生动物,出入必须爬过垂吊而下的软木梯,而建构的方式却又不伤害这棵古老的树,所以老树依然茂盛而蓊郁,树冠刚好遮住树屋的上方,是最好的掩护,也是最优良的遮荫系统。


很快的大家便把行李都搬上了树屋,学姐们也把树屋了的环境整理完善,教授在天色变暗时,点亮了树屋中四处的煤油灯,暖黄的灯光照映着树屋,大家在灯光下继续将器材与生活用品安置妥当,然后吃了森林里的第一餐之后,教授便吩咐大家早些休息,明天天亮,便要开始研究计划。


当大家都在自己的睡袋或床铺中躺妥之后,便由这周轮值的宿舍管理为大家熄灯,言津躺在明诚身边,在黑暗中悄声的着问明诚,“如果半夜有野狼之类的出没,怎么办啊?” 。明诚看着言津这副兴奋的模样,忍不住就想捉弄他,所以清了清嗓子,有些戏谑又无比认真的回答他 :“ 野狼都来了,说不定森林里的熊会跑出来救你啊! ”,“ 熊!?会是你以前那头善良的大熊吗。 ” 


这回换明诚愣了神,久到就当言津以为明诚睡着了的时候,明诚才轻声的回答了言津的问题,就像是在说给自己听的一样,语气中无比的想念与心疼,像是想起了最后一眼的那场大雨落下的场景,

 

 



 


“ 如果他还在、还记得我的话,我希望永远都是他。 ”





 

 

tbc.

--


明明就是我自己写的 会甚么我在看一次也会觉得心痒难耐阿A__A

\森林/ \森林/ \森林/ \森林/ 回到森林 有点兴奋


评论(1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