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一辈子

躲在我被窝 或是 让我跟你走
每个人怀中 都有个布偶

有时候需要 一个轻松的拥抱
只有你 从来不拒绝我

只有你能给我

- 刘若英 / 熊

翡翠森林#20

#20 重發版




自从那天之后,森林就像是又被遗忘了一样,山林恢复了和缓的呼吸,依旧每天日出、日落,春夏秋冬依旧不断变幻,风依旧穿过树林间,阳光依旧洒落,动物们依旧嬉戏在森林的各个角落,有一只大棕熊,也依旧在森林里晃荡。

棕熊长的非常的巨大,是头成熊,也比其他的成熊梢大,伟岸又宽阔的背,孔武有力的四肢,能雄霸一方的体型,和亮泽蓬松的毛皮,毛皮底下鼓起的肌肉,线条浑然,然而这只熊并不完美,因为他的身上有一个太阳形状的疤,那是一个枪子眼,就钉在大熊的肩上。那是一个已经挛缩的伤疤,没有毛皮的覆盖,有一些内缩,也永远不会愈合,他曾经是小男孩的楼熊,但他现在失去了他的主人,也失去了名字,他不再特别,他只是一头带着伤疤与想念的棕熊。

棕熊今天沿着溪谷缓缓的走着,经过了他曾背着小男孩,看着抓鱼的那片浅滩,今天的溪水依旧清澈,溪底的石头依旧在滚滚的水中,但是棕熊今天却没有想要抓鱼的欲望了。浣熊从棕熊背后的森林中跑了出来,把捧着的果子堆在棕熊的脚边,便直立起身体,轻轻的抚摸楼熊肩上的窟窿。浣熊在下着大雨的那天,直到猎人走后,才来找楼熊,他发现楼熊时,楼熊正倒卧在大雨中,伤口还在流着鼓鼓的鲜血,意识薄弱,当浣熊把埋在楼熊肩上的子弹挖出来时,楼熊也没甚么反应了。浣熊前前后后又照顾了楼熊两三天,楼熊才开始进食,但之后浣熊就没见到过他的人类小伙伴,也没见过有活力的棕熊了。

楼熊三三两两的吃了些浣熊给的果子后,便继续往森林里晃荡,去走他每天日复一日的路线,森林浅处的一片莓果林,那里曾经有他的小男孩无数个贪吃与甜蜜的笑容,还有他尝到的,无数个指间的甜蜜。楼熊在往前走是一块小小的空地,那里曾经有个小男孩,因为狼群的逼近而害怕的小脸,也有他赶走狼群后,在他怀里大肆哭泣的依赖。楼熊在这里愣了愣神,如果他当时没有听到浣熊的呼唤,也没有实时找到他的小男孩,那该怎么办,那为什么他可以抵抗狼群,但他的小男孩还是被带走了。

楼熊再往前走,秋天的坚果树、有着蜂窝的大树、夏天的萤火虫小山谷、甜蜜的果树、然后他来到了一块四周环绕大树,空旷的草原中,一颗巨大的老树,他在春天会开满粉色的花瓣,让空气都漂荡着香气,他与他的小男孩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发现了他,那漫天飞舞的粉色花瓣,美的令人屏息。之后的每个春天,他都与他的小男孩来到这里,追逐花瓣,在花瓣中打滚,度过一个又一个惬意的、日光充足的美好日子。但,今年的花又开了,花瓣依旧在空中飞舞,他的小男孩却不见了,被一场大雨冲散了,大雨还掩盖了所有的气味,偌大的森林,无论他如何努力,他就是找也找不到。

棕熊缓缓的走到花树下,抬头看着巨大而古老的树,想着,树有神灵的庇佑才能长的这么大,那如果他向树许愿,神灵会不会听到他的愿望。他想要他的小男孩回到他身边,开心的继续笑着,他愿意等待一辈子,只要他回到他的身边,再摸摸他蓬松又舒服的皮毛、再躲在他的怀抱里睡觉,但是如果他的小男孩没办法回到他的身边,也希望他继续的笑着,像吃了甜蜜般的笑着,把所有的悲伤和想念都留给他,那他就心甘情愿的背着孤独和想念一辈子,让他的小男孩像一辈子吃了蜜一样的笑着。

 

 

 

tbc.

--

评论(9)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