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一辈子

躲在我被窝 或是 让我跟你走
每个人怀中 都有个布偶

有时候需要 一个轻松的拥抱
只有你 从来不拒绝我

只有你能给我

- 刘若英 / 熊

翡翠森林#25

#25




大雨让明诚迅速的湿透,但他一点都不想停下,因为他听到了,虽然声音听起来很远,但是他听到了,那是他熟悉的熊吼,是每个记忆里、梦境里,他忘不掉也不想忘的熊吼,浑厚而又温柔的熊吼,像是声声的叫唤,深深的烙印在灵魂深处。

 

明诚感到他的心脏在鼓动,一下下撞击着胸口,直直的朝着声音来源的远方奔去,他张开口,开始大声的呼唤着他的熊,他马上便得到回音,喔呜喔呜,他的熊,他的楼熊回应了。 

 

他听到身旁不远处有人在大喊,是熊叫声,大家快撤退,回树屋。但是他不管不顾,一心只想往楼熊的方向狂奔,他要亲眼看到他,他要亲手抚摸他的皮毛,他要亲手拥抱他。

 

他不知道跑了多久,大雨让他快要睁不开眼,天上的雷也闪呀闪的,突然明诚踩到一个泥窟窿,拐了一下脚,碰的一下,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痛!但他不想放弃,他就快要可以见到他的楼熊了,他不想再输给暴雨了,他不想在大雨中再次失去他的熊。明诚撑着身旁的树试着爬起来,但脚实在是太痛了,走了两步,他又摔回了泥地上。

 

坐在地上明诚瞬间被无助和失措淹没了,怎么办,他没有办法再往前了,泪水早已与雨水滚成一堆,他的楼熊就在不远的前方,他如果没有跌倒他就能更靠近他了,说不定他已经扑进大熊的怀抱了,怎么办,他就在这里无法移动了,他的楼熊会不会找不到他,会不会就这样错过了,如果他们就这样错过了,他是不是一辈子都没办法在见到他的楼熊了,是不是再也没办法抚摸他柔软的毛皮,再也没办法赖在他怀里撒娇了。

 

明诚被恐惧淹没了,他快要无法在坚持下去了,他就坐在雨中抽着气,想要憋住眼泪,但泪水却还是不断的滚下眼眶,混进雨水中,他不管怎么抹,都看不清前方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又再一次把他的楼熊弄丢了,又是因为自己的无能为力,他又让他的楼熊再一次离他而去,就在明诚模糊的眼眶就要再也憋不住时,他感觉到一个柔软而湿润的东西,轻轻的抚过他的脸颊。

 

这一刻,明诚忘记了呼吸,他听不到打雷的声音,感受不到雨点打在身上,他睁开眼,看到一头巨大的熊,在他的面前,就像那个夏天,他掉进那个树洞时一样,那头巨大而温柔的熊轻轻的蹭了蹭他的脸颊,在大雨滂沱中用舌尖卷走了他脸颊的泪,然后静静的伏下上半身,把头轻轻的拱进他的怀里。

 

明诚再也忍不住了,他伸出了双手紧紧的攀住楼熊的肩膀,放声大哭了出来。泪水在这一刻终于溃提,明诚双手紧紧抓住楼熊的皮毛,大肆的哭着,哭到抽噎着打嗝都不愿意停止,好像要把这些年强忍住的辛苦和悲伤以及深刻进骨髓的想念都一并倾倒出来,终于又触摸到你了,我的楼熊啊。

 

明诚放肆的哭着,哭到声音渐渐沙哑,再哭到抽抽噎噎的没了力气,也还是不管不顾的紧紧抱住楼熊,就算他的皮毛早已湿透了,那又如何,只要他还在他身边,那一切都没有关系,因为那是属于他的 ,他唯一拥有的怀抱。

 

哭着哭着,泪水终于稍停,明诚转而一手抱住楼熊的脖子,将脸埋在他的左肩脖子旁,交颈相贴、耳鬓厮磨,像是回到了小时候一样,唧唧哼哼的撒着娇,另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楼熊肩上那永远不会愈合的疤,心疼的又再掉下了眼泪。

 

不知道过了多久,明诚终于止住了哭泣,却依然紧紧依偎在楼熊的怀里,楼熊低下头,又蹭了蹭他长大了的小男孩,嗯,我的小男孩又回到身边了,雨渐渐停了,天空要开始放晴了。 




tbc.

--

终于拥你入怀 有没有很感动 A__A

今天一直打雷下雨 我出门买个东西 

也没遇到大熊啊 为什么我也湿透了 (ಥ_ಥ)


评论(1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