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一辈子

躲在我被窝 或是 让我跟你走
每个人怀中 都有个布偶

有时候需要 一个轻松的拥抱
只有你 从来不拒绝我

只有你能给我

- 刘若英 / 熊

翡翠森林#26

#26




明诚最后还是回到了树屋,但因为脚真的太痛了,所以他是坐在楼熊的背上,被背着回来的,明诚虽然长大了,但他的楼熊也变得更硕大了,所以明诚将四肢扒在楼熊的身上,依旧可以稳稳的在背上,感受皮毛下楼熊一步一步时带动的肌理起伏,那令人安心的律动。

 

当明诚与他的熊在放晴的夜里终于出现在树屋下时,因为明诚紧紧的贴在楼熊背上,远看只有一只巨大的熊,远远的从森林中现身。一直坐在树屋下等着明诚的言津与其他组员差点被吓死,直到看到明诚从楼熊背上抬起身来,言津才反应过来,明诚跟言津说他拐到脚了,来帮他一把时,言津还不太敢靠近,认真的发挥着他本来根本没在听的行前教育守则,遇到熊时,侧身面对大熊,挪动着脚步,缓缓前进。

 

当言津慢慢拖着脚步,就快要扶到熊背上的明诚时,楼熊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突然就哼了一声,言津吓到当场腿软,坐在了地上。明诚彷佛看穿了楼熊的小伎俩,笑着拍了拍楼熊厚实的颈脖,然后就看到楼熊轻轻的俯下身体,让明诚能更轻易的下来。

 

言津坐在地上动不了也不敢动的看着爬下来后的明诚转过身,楼熊便迅速起身把头塞进明诚怀里。看到明诚不知道在跟大熊低声呢喃什么,之后便看到楼熊抬起头蹭了蹭明诚的脸颊,末了还舔了舔明诚的脸颊,才一步三回头的往森林深处走去。

 

一群僵在原地的人终于在大熊走了之后才反应过来,七手八脚的过来搀扶脚拐伤的明诚,回到树屋治疗。明诚在包扎固定完他的脚之后,便与他的指导教授进行了一个漫长的谈话直到深夜,没有人知道明诚跟教授说了什么。

 

隔天,教授集合了大家,讨论了一下这次采集实习的成果,还有接下来如何收尾,以及回到学校的进度该如何进行之后,老师清了清嗓子宣布,这次明诚将以驻林观察员的身份继续留在森林里,这通常是研究生的工作,但老师现在却让明诚一个大二生成为驻林观察员,负责持续追踪生态圈变化与季节对于森林生态的影响,这让明诚直接进入了毕业专题或是研究论文等级,不过因为明诚的成绩一直都是最好的,无论是学术成绩或是实验成绩,平常也有帮过学长姐做过研究论文的基础,所以这几乎是没有异议的。

 

所以明诚将在这片森林度过接下来的一整学年,甚至是整个大学剩下的3年,只需要每年抽空回到学校缴交研究论文及口试的应答。

 

言津在很久之后曾问过明诚,为什么不直接休学,搬进森林里住就好了,为何依旧要维持着要取得学位甚至继续研究,明诚只是微笑着说因为他那时候还不够强,他要再变得更强,强到能够守护他的楼熊与他的森林,所以他要继续学习,再用他的知识与能力去保护他所想要保护的,他这次要紧握他拥有的,他不想再一次面对失去。



tbc.

--

嶄新的一周 是要甜甜蜜蜜的節奏A___A


评论(8)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