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一辈子

躲在我被窝 或是 让我跟你走
每个人怀中 都有个布偶

有时候需要 一个轻松的拥抱
只有你 从来不拒绝我

只有你能给我

- 刘若英 / 熊

翡翠森林#27

#27





今天是组员和教授要回学校的一天,明诚的脚还未完全的痊愈,虽然没有伤到骨头,但是较怀还是有点肿,走起路来,也是一跛一跛的。言津其实有点担心明诚的伤势,所以答应了明诚,回去之后要跟萧睿带着一些药布和膏药再来看他,明诚也托了言津带从庄园再带一些生活必需品,也托了言津带话给萧睿,说有一些是想要拜托他、想要跟他谈谈,并跟言津约定好了的下次相见的时间。


之后教授,单独的跟明诚又进行了一次谈话,交待了一下明诚接下来在森林中的任务,也叮嘱他在森林中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保重好自己,万事小心,在研究任务中有遇到任何的困难也记得教授尽他所能的愿意提供最大的协助。


终于在树屋送走了组员与教授,看着教授带着队,一行人在早晨的阳光中,慢慢地消失在森林中,明诚就迫不及待的想从树屋中下来。因为他知道这几天,他的楼熊都一直在附近,白日里,虽然明诚在树屋里工作,但当他的组员们出门工作后,他都可以从窗外看到林中隐隐约约的大熊身影,安安静静的,就在附近,也不会打扰他的组员;在夜里,明诚换到了靠窗的位置,当大家入睡时,他便悄悄坐起身,看着就守在楼下的大熊,当明诚坐起身往下看去,大熊便也会抬起头静静地看向窗边的明诚。


明诚会把被子披在肩上,然后双手交迭趴在窗边,静静的看着他的大熊就卧趴在树屋下的一小片空地上,月光洒落在大熊的身上,伴着月光毛皮在黑夜中映出海浪般微光,随着呼吸移动,每晚明诚都这样看着看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入睡的,不过他们知道这是最后的距离了,他们已经越来越靠近,也迫不及待地想要将彼此呼吸相连。


所以当明诚忍住脚痛终于从树屋的梯子上踏下平地的时候,一只浣熊便飞扑进他的怀里,他小心地站稳脚步,将浣熊稳稳地托进怀中,看着浣熊瞇着眼睛窝在他的怀中,觉得愉悦的不可思议,接着他抬起头,便看到他的楼熊在阳光洒落的林间,向他稳稳地走来,明诚无法忍住嘴角的微笑。


这是他这几年来,第一次感到飘飘然,心脏好像又恢复了跳动,所有的力气又回到了他的四肢,就在他的楼熊一步步向他走来时。明诚没有办法移开视线,他不想错过楼熊的任何一个屏息、任何一个动作,;他知道,他什么都不用言说,只需要静静的看着,感谢这一路,他再辛苦都未曾想过要回头,回身投入茫茫的人海,放弃去追寻,而是一步步的胼手胝足的,向他而去;也感谢他的楼熊,从会想过要遗忘他,将他遗忘在人海,而是依旧用最温暖的怀抱将他紧拥,不曾离去的留下来陪他生活。


看着阳光的碎片透过树影,飘落在楼熊的身上每一处,背上、头上、耳朵、鼻尖,看着楼熊一路穿越着斑斓而来,就像是一幕,只属于他的,永恒的画面。







tbc.

--


只有我觉得zootopia 的兔兔很像然然吗A___A

 在家耍废一整天 一直睡 然后看电影

评论(1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