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一辈子

躲在我被窝 或是 让我跟你走
每个人怀中 都有个布偶

有时候需要 一个轻松的拥抱
只有你 从来不拒绝我

只有你能给我

- 刘若英 / 熊

翡翠森林#28

#28



明诚前前后后又过了两三天,脚好了许多之后,才跟着楼熊往森林深处的家出发,明诚在树屋中留下大部分的数据与几张纸条,仅带了一些简单的行李,便踏上了归途。一开始,楼熊的背上驼着行李,明诚扶着楼熊的背用着刚痊愈的脚,一步步的穿过树林,然后他们来到了他跟言津来过的那个溪谷稍作休息后,继续望溪谷的上游方向缓缓的走着,直到天色转黑,他们不得已的在河谷边休息一夜。


这时明诚才发现原来楼熊穿越大片的森林,比他想象的路程还要漫长,他想应该是浣熊告诉楼熊他的踪迹,而楼熊便跨越的大半片巨大的森林,来接他回家。明诚无法想象他的楼熊是用如何怎么样的心情一路走来,会不会在楼熊走到时,明诚早已回到城市,又离森林而去了,或是走到之后发现根本就是一场空,明诚眨了眨眼,不去想这些,总之,他们现在又在一起了,这些就别再担心了。


明诚躺在河谷旁的草地上,转过身,看着一样卧在盈盈月光下的楼熊,这次他俩足够靠近了,明诚抬起手,就能摸到熊的脸庞。他的楼熊静静躺卧在他身边,眯着眼,看着明诚,舍不得睡的样子。


夏夜里的晚风,吹拂着彼此,不热的风,驱散了夏日的燥热与烦闷,只留下凉爽与闲适。明诚挪了挪,往楼熊的怀中靠了过去,楼熊依旧眯着眼,却也拱了拱怀抱拱了拱头,将头请靠在明诚的头顶,就像身体会记忆一样,这么多年了,他们还是一样精准的找到了年幼时最舒服的姿势,镶嵌着彼此,从身体到灵魂。


明诚舒适的伸出手,用手臂与手掌抚过楼熊巨大的身躯,用指间与掌心,感受着他身体的起伏与温度,月亮挂在星空,无语的凝视着他们,也默默的替彼此诉说着浓浓的眷恋。晚风依旧轻轻吹拂,明诚就这样闻到了风穿过森林,那个名为怀抱的味道。


明诚在那熟悉的臂窝中,蜷着身体,轻轻的用手捧着楼熊的脸颊,对着楼熊喃喃细语,不知道是说给楼熊听的,还是说给自己听的。明诚只是一直说着说着,说他有多么的想他,说他有多么思念他,说想跟他一起去好多地方,说想陪他一起去流浪,说不管如何,他都要一直跟他在一起,说想就这样一直躲在他的怀抱。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明诚晃晃忽忽的在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想到,好像有做过一个这样的梦,夏夜的风里有他,与他的楼熊,那熟悉的感觉不仅仅是儿时的记忆,更多的是成真的渴望与期盼。这个样子,不就是那个他一直在梦中等待着的模样吗?


明诚感受着手掌下楼熊呼吸的潮起与潮落,与自己的呼吸同步着,在静夜里,耳边是楼熊的鼻息,明诚又往楼熊的怀抱里缩了缩后,便坠入了无边的梦境,这是他这么多年来,睡的最安稳的一夜。




tbc.

--

滴答滴答一直下雨 还是要出门去玩(叛逆)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