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一辈子

躲在我被窝 或是 让我跟你走
每个人怀中 都有个布偶

有时候需要 一个轻松的拥抱
只有你 从来不拒绝我

只有你能给我

- 刘若英 / 熊

翡翠森林#36

#36

 


 

 

那是明诚最后一次陪着楼熊去那片大草原,楼熊真真切切的老了,时间像贼,一点一点偷光了所有宝贵的日子,悄悄的偷走了楼熊的体力,悄悄的偷走了楼熊稳健的脚步,楼熊的外貌依旧壮硕,毛皮依旧保养的很好,那是因为明诚总是想着,是不是让楼熊保持健康,那他就永远不会离开他,所以明诚一直照顾着楼熊的健康,就像楼熊一直照顾着明诚一样,就像是互相豢养,相依为命。


 

楼熊走起路来比以前慢了许多,明诚跟着他一路上走走停停的,才终于到了那片草原。向晚的草原,还有楼熊越来越不好的视力,让明诚决定今晚要在草原过夜了,现在的季节,已经没有了粉色的花瓣雨,只有慢慢凋零的叶片从树枝上落在依旧丰美的草地,在树根附近堆积着厚厚的落叶。


 

明诚在落叶堆上坐了下来,而他的楼熊就把毯子刁了过来让明诚披上,然后并肩坐在了他的身旁,明诚将自己包在毯子里,愣愣的盯着楼熊厚实的背影瞧,直到楼熊转过视线也望着明诚,明诚才回过神,把身体依偎在楼熊的身旁。今天的天气很好,没有半点的云层,月光明亮又温柔的洒落在夜晚的大地上,漫天的星斗,整条银河就横跨在他俩的头顶上,明诚看着点点繁星,猎户、牛郎、织女其实明诚一个也凑不齐,夜空中星星闪烁,太多了、太过于璀璨与明亮,美的让人屏息,却又是那样的遥远、疏离。


 

突然一颗流星划过,拖着长长的尾巴,静静在从夜空中留下一道光影,一瞬即逝。接着又是一颗,一颗颗的流星划过天际,漫无目的地的划过夜空,这一刻,明诚觉得自己好渺小,在偌大的繁星中,他就是宇宙中的一粒尘埃,微不足道,但他却又是何等的幸运,让宇宙中漂流的一粒尘埃能够遇到他的依靠,不再流浪,在这片森林里,这片大地上,这个星球中,这整个宇宙中,找到家。明诚就跟他的楼熊坐在星空下,静静的看着星空,直到楼熊点头点到受不了,趴下了身睡了,明诚才发现,月天星河,默默无语,他竟然失眠了。


 

明诚最近不知道怎么了,他不管任何时候,都觉得舍不得,做什么事都觉得舍不得,就连静静的看着楼熊,都觉得舍不得,他突然觉得原来舍得,是多么的难,难的让他连在星空下,身边枕着楼熊,都难过的想偷哭,他明明很久都不曾再哭的,自己也想过,就算做了再多的心理准备,只要想到,就还是会难过得想哭。明诚就这样的迷失在了黑夜里,他偷偷的抹着眼泪,不敢让身边的楼熊知道,只好将自己蜷缩进楼熊的怀抱,就像往常一样。


 

被豢养的人啊,都冒着流泪的风险把自己的世界轻轻交放到另一个人手心,却又总是学不会如何把心收回。明诚就静静的在楼熊的怀中抹着眼泪,偷偷的想着,若时间注定要让他离开,那又该怎么学会勇敢?夜空中遥远的星辰阿,请告诉他该怎么办,去面对这一切。





tbc.

--

我也心甘情愿的流着泪

只因为想要一个真正的一辈子



评论(17)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