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一辈子

躲在我被窝 或是 让我跟你走
每个人怀中 都有个布偶

有时候需要 一个轻松的拥抱
只有你 从来不拒绝我

只有你能给我

- 刘若英 / 熊

翡翠森林#37

#37

 

 

 



楼熊的身体一天比一天虚弱,不只是睡眠时间变得越来越长,连带着一些病痛也跟着来了,楼熊生了一场病,那侵蚀着骨头的痛越来越严重,明诚前前后后让言津请了好几次城市里的兽医来看楼熊,但依旧不见好转,楼熊渐渐的爬不起来了,躺在窝里,身体越来越虚弱,明诚每天陪在他的身边,在他痛时就摸摸他、抱抱他,安抚着他,到后来还是不行,就还是帮楼熊打了止痛与微量镇静的针剂,所以楼熊总是昏昏沉沉的。


 

楼熊总在短暂的清醒中,一睁开眼,就寻找着他的男孩,然后才在明诚的抚摸中,静静的看着他的男孩,好像得到了慰藉。在这样反反复覆的日子里,明诚一直断断续续的跟楼熊说着话,说今天他做了什么,说明天要干嘛,说以前怎么样,说他如何遇见他,说很高兴遇见他,说谢谢他总是守护着他,说幸好他有等待着他,说感谢他不曾放弃回到他身边,说还好有他陪伴他的寂寞,说他想要一直陪伴他,说他喜欢他的味道,说他喜欢他的皮毛,说他依赖他的体温,说他不会忘记他,一天一天,明诚就这样陪在楼熊的身边一直说、一直说,直到明诚把话说好了,直到楼熊要告别了。


 

明诚永远会记得那天。那是一个美丽的早晨,阳光轻柔、细微的尘埃在光线和空气中跳舞,微风轻轻地吹着,森林是一如往常的平静与静谧。明诚坐在楼熊身边,一下一下的抚摸着楼熊的皮毛,看着楼熊退了色的睫毛,眨呀眨的,静静的看着明诚,然后楼熊吃力地抬起了手掌,再一次轻柔的把男孩揽入怀中,明诚躺在楼熊的怀中,眼眶中的泪水打转,却忍着不让它轻易落下,明诚不难过,如果明诚难过的话,楼熊也会难过的,所以明诚绝对不能难过,他会快乐。


 

明诚紧紧的抱着楼熊,就像小时候躲在他怀中睡觉一样,抱着他,再抱一下,让那些许多温柔瞬间的记忆,在指尖停留,再抱一下,让他远离所有的痛苦和折磨,再抱一下,让那些曾经分离的焦躁,得到救赎,直到不再感到伤心。


 

明诚感受到楼熊轻轻的蹭着他的头顶,一下一下,像是在回应着他的拥抱,像是每个互相陪伴的日子那样,像是雨夜里重逢时那样,像是每个紧紧相依的夜晚那样,像是安慰小时候的他哭泣时那样,像是最初在捉迷藏之后遇见他的那一秒那样,轻轻的蹭着,像是在轻轻的诉说,像是在好好的告别,像是暖暖的安慰,我们要告别了,我们不要再伤心了,我们不会离开对方的,我们就一直在对方心里的。轻轻的蹭着,直到楼熊越来越缓慢的呼吸,安安稳稳的,停留在明诚的心底,也停留在了那天的清晨。


 

明诚在陪伴完楼熊最后的一段路之后,便回到了城市,把手头的资料汇整成册出版后,毅然的辞退了生态研究院的职务,把自己关回在那许久都没有主人的庄园,谢绝了所有的宴会邀约,婉拒了所有的社交活动,像是他未曾回到城市一样,直到他出了最后一本书。





tbc.

--


而我不再觉得失去是舍不得

有时候只愿意听你唱完一首歌



评论(21)
热度(18)